泰国护身佛牌的来源浅说Amulet Buddha in Thailand

今天各个阶层的泰国人民,无论男女老少,颈间总是挂着一个或者数个佛牌,或者高僧造像作为护身之物,而且越来越盛行。一个有历史有传奇性的小佛像或高僧像,价值都在百万铢以上。其中价值越高的,就越难寻觅,成为豪门收购的对象。而能够拥有一尊或多尊百万泰铢以上的小佛者,其社会地位必非等闲之辈。但是我佛平等,一个无家可归的穷光蛋,同样可以拥有很多小佛牌或高僧像。只是无世俗价值而已。本文就目前泰民族喜爱挂带小佛牌或高僧像之风做些溯本探源的描述。

Screen Shot 2016-06-19 at 16.38.13

护身佛牌的由来

其实,各地原始先民,对生命背后某些不可知的威力都有所怖畏,却又苦找不到能与之抗衡的有效对策,只好假借另一种认为亦有某种威力的东西作为护身之物。在北碧府挽高村出土考定为石器时代的一个先民遗骸的项颈上就挂带着650颗五彩小串珠和贝壳制成的手镯此类装饰物。在泰国那空沙旺、叻丕府等亦有类似的发现。

在泰东乌隆府的挽昌村,考古家亦先后挖出许多以金属制成的手镯、脚环以及膝部装饰物等。不管是用金属、兽骨、贝壳、还是石块制成的,学者们都认为除了装饰作用外。尚具有辟邪护身的原始宗教意义。

随后,生活不断改进,国家结构终于成立,而原先对“护身灵物”的信仰未曾减少;时至今日,依然盛行,只是更换了一个形式。

Screen Shot 2016-06-19 at 16.38.34

学者悉萨·旺立婆隆认为,传统泰族视佛为神圣之物,只宜供奉在寺朝中,不该迎如俗人宅院里。在曼谷时代以前的古老村落、宫院王府的遗址中,从未发现留有佛像。神圣的痕迹;唯后来将行宫该做寺庙者不在此限。这表示说,传统泰族跟现在泰人对佛像的观念显然有别。

悉萨还肯定的说,曼谷王朝第三世王在位期间,不将佛像供奉或放置在家宅中的信仰还未曾改变。到了第四世王在位以后,这个信仰才有了变化。第四世王在尚未登基之前,曾经落发出家长达15年,登王位后提倡科学,发扬正信,重视艺术,喜爱古玩,开启了搜集古代文物之风,原先被弃置在各地古寺中的大小佛像、神像、供具,或完整或残缺,大量的被运至曼谷。诚然,在第一世王在位时代,曾经在泰北各地搜集佛像,全供奉在佛寺中,不曾迎入王宫和住宅。到了第四世王在位时期,已有古佛进宫,入屋的现象。自此以后,佛像除了具有供奉的作用外,还增加了古玩的价值。这种价值是被肯定后,收藏古佛之风就越发普遍,古佛的货币价值也就跟着高涨。至此,一些唯利是图,不怕因果之辈就开始进行盗窃佛像活动;古塔、古佛殿,都成为他们盗窃的目标,古塔中纯金制成的佛像、供具,首先被盗走。随后,在古塔地库中以印模制成的佛牌,亦被挖出,而且逐渐散步到各个阶层的宅院中。在《法华经》所谓“一切唯心造”的大前提下,这些出土佛牌的宗教神圣意义和世俗的货币价值一再的被肯定,因而就显现出某种“灵验”、“玄妙”的功能,这是可以理解的。

至于有意识地大量印制高僧像,让人民请回家供奉,或挂在项颈上,首推第四代王朝的“普陀赞尊者”。普陀赞尊者当年印模一共压制了八万四千个。曼谷王朝第一位僧王,称“铜童寺僧王”(SOMDEJ WATRAKANG)的纪念像,分三次完成。

现在,一个地地道道的第一次制成的“铜童寺僧王”,最高市价可逾百万。因为大家相信,身挂僧王神像者能够驱邪避难,六时吉祥,谋事从政,水到渠成。当然还有其他高僧制造的,各自古塔中的非法盗出的,或由寺僧合法挖出的各种小佛牌,亦皆具有相当的货币价值。因此,贩卖小佛牌,已演变成一种专业。在泰国各商业区,百货公司,都有销售小佛牌的商店。即便在闹市区,也有将小佛牌摊放在行人道上求售的小贩。这大概就是“我佛无所不在”的一个证明吧!

地图/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