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一辈华人过春节的习俗

泰国–这个华人视为第二故乡的国家,是一片自由和平的国土。居住在这里的人民,不论是何国籍,都可保留自己民族的风俗习惯,华人在这里人数最多,所以每年春节,很自然的形成为热闹隆重节目。从前,曼谷没有现在这样广阔繁荣,商业区处于耀华力路、石龙军路、三聘街、嵩越路一带;而大部份华人就聚居在此讨生活,所以每当过年春节,这数条街就成为热闹中心。

每年自农历十二月半,商人们就推出各种年货。应时的生果如潮州柑、橄榄、板栗以及各种干货,如银杏、莲只、柿饼、针菜、香菇、瓜子等等,都先先后后从汕头运到。市场上一片热闹,穿梭不息,出入于大入口商门槛,商行门口则排列着成行的人力车,等待人们成交后拉货。

一到二十四日,已正式进入过年时间,家庭主妇开始出动采办年货,耀华力路到处都是摊贩与人潮,汕头来的黄金色大柑和写春联的摊子,沿着行人道上,五步一摊,十步一档;那段时期,贴春联风俗,在这里还有盛行,踏进每家商行公司,都可见到“财源广进”,”生意兴隆”等吉祥语。陋巷平民人家,亦出现“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堂”等联句。以后这些风俗随着岁月的转移,已逐年淡化。新生代青年们虽不喜这一套,但贴春联习俗,直到现在还未全部绝迹。每届年关,写春联摊子,依旧在街边出现,不过为数较少,而光顾的人却很多,中国传统习俗文化,在海外看来还不至全部消失。

“拜好兄弟”风俗

华人在泰国过春节,除了传统祭祀祖先,膜拜神祇之外,还有一项特殊习俗,就是“拜好兄弟”。前辈华人梯山航海,远渡重洋,出外谋生叫做“过番”,这些人从潮汕、福建各地,漂洋过海到南洋来,都是单身匹马,有些更是以卖身方式充当开发劳工,俗称卖猪仔。这些从农村出来的青年们,大多是老死异域,成为野鬼孤魂,后辈华人为纪念开辟草莽先辈,新创立了拜好兄弟俗例,每年祭祀两次,即中元节及过春节。

拜好兄弟形式,有异于祭祀祖先,一般都是在店前或住家面前,铺上草席,把五牲祭品,食物纸锭罗列杂陈;由于家家如此,就产生争强斗胜意识,祭品互比丰盛,祭拜仪式也相当隆重,一般商行都由老板拈香主祭,然后是家属及职工随着祭拜。死者与生者,都是远离家邦,寄迹海外,真正是“天涯沦落人”,所以对祭拜好兄弟这套礼节,大家都很重视。

压腰”风俗

另一项相沿已久,人人喜欢惯例,就是过年分发红包。这红包含有奖励意味,所以亦有人称为年尾奖金,或称为压岁钱,潮州人则称为“压腰”,大概是压压腰包意思。华人商行发“压腰”没有一定标准,大多是根据一年来生意盈亏作准则。所以同是职工,有的遇到公司大赚,一笔丰厚”压腰”垂手而得。运气不佳者碰到公司亏蚀,最多领一个小红包,回家惨淡过年。

现在商业已现代化,“压腰钱”制度无形取消,职工工作满年者,大多可以得一或两个月津贴,而且多在阳历年底分发。不过目前还有一些华人商行,保持发“压腰”旧例。

其他风俗

过年是一个欢乐节日,各行各业自除夕至年初三全部休假,市场商店停止买卖。虽然政府未承认是公共假期,但春前期间政府机关及银行都是门可罗雀,人们都玩乐去了,办公人员就只有坐冷板凳。

从前曼谷市区不大,可供娱乐地方也不多,戏院则集中在耀华力路一带。这里有五大潮剧院,长期演出潮州戏,电影院则有欢天外天、东舞台、西舞台、高亭、月宫、南星、新中国、振南、芦沟桥等,放映的是华语片和西片。这条短短街道,挤上十多家点戏院。其热闹情形概可想见。

几十年前,华人社会还很保守,春节期间不外吃喝玩乐,空闲下来,只有往戏院跑,或招朋呼友玩玩麻将,阿婶阿姆则忙着到处拜神,龙莲寺、北帝庙、大峰公等神庙香烟缭绕,人潮汹涌,就是现在盛况还是历久不衰。

那时候芭提雅还未开发,一般喜欢到海滨渡假的只有到挽盛或较远的华欣两处。老一辈人物则往北标菩木山进香礼佛,或到大城膜拜三保公。至于到内地旅游的还很少,那年代南北来往只靠火车,费时麻烦,一般人都不欢喜作长程旅行。

逐渐淡化的春节风俗

时至今日,在曼谷过春节,已是一年不如一年,在耀华力、石龙军这一带,多少还保存一点春节气氛,但亦景物依稀,人事全非,从前繁华热闹电影院已不复见,硕果仅存的只有高亭、而衰败得最澈底的是潮州戏,往日锣鼓喧天,灯光灿烂,现在已没落殆尽,欣赏潮剧老一辈人,多已往生极力,后继无人,潮州戏没落命运已注定无法改变。

不但潮剧没落,电影院一样的衰败,往昔这里是华语片天下,现在华侨都已泰化,华语片哪来市场,加上录影带登堂入室,电影院不关才是怪事。

落花流水春去也,唐人年习俗,已一年淡似一年,老一辈去者苦多,新生代不来这一套,最显而易见的是拜好兄弟惯例,从前是每家必拜,现在是偶尔能见到一两家,间接显示此家尚有老辈人存在。

不过唐人年这习俗,在泰国还能继续存下去,虽然华裔子弟对之漠然,但泰人及佬族人却很重视,他们知道唐人年有双薪可领,尤其是佬族人,他们都在华营的工厂或商行工作,华人惯例过年必发双薪,而且还休假三四天,所以他们都希望“唐人年”永远存在。

总之过年总是一桩赏心乐事,不过周年的感受,却随着年龄增长而迥异。童年时对过年是念念不忘,希望这个有吃有玩的快乐日子,早些降临。青少年期,希望接着节日,追求爱侣,所以对过年也是热切期望。中年人对过年是忧喜参半,这个节日的欢乐,总不能抵消肩膊的负荷。老年人对过年,只是无可奈何的迎接。去日苦多,多过一个年,则愈接近人生终点。现在又是一个新年来临,还是对大家说声新年快乐吧!

 

地图/MAP